28

为记录风景的拾荒者的行踪和皓首穷经的历程,每月选一张手机自拍的图和这一年在读的书,也陆续更新这一年看电影的流水账,即便是无聊的爪印也是留给未来自己的礼物......
Continue reading »

09

pirsig

And what is good, Phaedrus, And what is not good---Need we ask anyone to tell us these things?
《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一场对价值的探求 Robert M.Prisig 张国辰 王培佩 译
@qiusir:我手里的这本重庆出版社出的《禅与摩托车维修的艺术》,无论从设计到装帧都是上品。教师节那天先读的内附的精美别册,如果不是国庆假期加班,不会这么快读完这本五百来页的神作...
@qiusir:M.Pirsig在《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十周年纪念版手记中提到,在古希腊人看来,“未来在他们的背后,而过去则在眼前渐行渐远。”但就目前的诸多感受,未来渐远,过往却在迫近,莫非这就是内卷...
@qiusir:出去野,本想戴着那本刚开读的《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放弃的原因不是我的吉普车和摩托车不搭,主要是怕修车哈...​​

pirsig

1
坐在汽车里,你总是被局限在一个小空间之内,因为已经习惯了,你意识不到从车窗向外看风景和看电视差不多。你只是个被动的观众,景物只能在一个框框里无聊地从你身边飞驰而过。
我们刻意避免按照固定的行程前进,宁可随心所欲地走走停停,因为旅游本身远比赶赴某一个目的地更加惬意。
我认为路边要是没有广告牌或是休息站,景色一定更美。
真理在敲你的门,而你却说:“走开,我正在寻找真理。”(想起来电影里的一个桥段:那个农民天天祈祷上帝让他中彩票,天使问上帝为何不满足他,上帝说我也想啊,可是他从来不买彩票。)
肖陶扩,又译肖托夸,Chautauqua,十九世纪末期与二十世纪早期美国流行的成人教育运动,起源于纽约的肖陶扩一地,以集会为教育形式,包括娱乐、音乐、讨论、报告等。
我越想深入了解为什么我如此被技术工作所吸引,而他们却如此憎恨,原因就变得越模糊不清。结果原本只是小小的歧见,最后却演变成一道鸿沟。
@qiusir:只想要用心准备的礼物,却又不曾用心给过礼物,这是何等的自私,而这有时如此的平常唉。
佛陀或是耶稣坐在电脑和变速器的齿轮旁修行,会像坐在山顶和莲花座上一样自在。如果你认为不是如此,那无异于亵渎了佛陀---也就是亵渎了你自己。这就是我想在这次肖陶扩当中讨论的主题。
2
骑摩托车旅行要的就是身临其境,而不是冷艳旁顾,暴风雨自是不可避免的一环。
他们都是专业人员,然而做起事来却像猩猩一样,没有真正地投入,似乎没有明显的原因。(在推行求师得数为学习活动的过程中,很多次有如此的感受。)
他们对自己的工作没有认同感...虽然想运用科技的成果,却不愿和它发生任何关系...他们参与了这方面的工作,却没有真正地关心它。
旁观者手册。
我不想匆忙行事,因为匆忙本身就是一种要不得的二十世纪态度。当你做某件事的时候,一旦想要求快,就表示你再也不关心它,只想去做别的事。
3
万有引力定律只存在于人的心里,这也是一种鬼魂!对于别人所相信的鬼魂,我们很容易傲慢而自负地进行攻击,但是对于我们自己心中的鬼魂,我们却非常无知而盲目地信仰着。
科学之存在于你的心里,这种说法并没有错,鬼也是一样。
我们的常识就是由过去成百上千的鬼魂的声音所构成的,他们企图在活人中间找到他们的位置。
4
我带了三本,还夹了一些空白纸张做记录。三本书:这部摩托车的说明书;一本通用的摩托车问题指南;梭罗的《瓦尔登湖》。
一旦一辆车陪伴过你许多时光,那么对你来说它就是独一无二的,是别的车子无法取代的。
你会发现你的车子已经拥有了属于它自己的声音和节奏,与我的完全不同---不是不如我的,而是不同。
我想你可以称之为个性,每一部摩托车都有它自己的个性,也可称之为你对这部车子所有直觉的总和。新的车子就好像美丽的陌生人,按照他们所受的待遇,要么很快退化成别扭的人或是跛子,要么就变成健康、好脾气、长久的朋友,而我这部车虽然遭受过那些所谓师傅的毒手,但是似乎已经完全修复了...
如果有人不懂心存感激,而你当面告诉他,那么就等于是在骂他,这样你你什么事都解决不了。
5
@qiusir:应该有那么一片美景,会让我甘愿死在那里,很期待遇到,但也很矛盾遇到。期待遇到的过程,矛盾的自然是那结果呢。
我是从内涵着手,而他却是从物的表象开始。我看到的是这铝片的意义,而他看到的却是这个铝片的外观。(我竟敢用啤酒罐去修理他全新的宝马车。)
有些东西你忽略是因为它们非常细微,但有些却是因为它们过于庞大。
6
虽然骑摩托车旅行是件浪漫的事,但是维修摩托车却全然是古典的行为。
7
他用刀子划分这个世界,架构自己的理念。几乎每一个人都在使用自己的刀子。
让我们不要再注意丢掉了什么?而要注意获得了什么。让我们把这种过程当作再生的方式,既不好,也不坏,事实就是如此。
或许他的聪明智慧造成了他的孤独,或许他因孤独而聪明智慧。这两者总是同时出现。谜一样孤独的智慧。
他和山上的那匹狼一样,有一种属于动物的神气,他自顾自地走自己的路,不计较结果...

pirsig

8
所谓两耳之间的短路也就是无法正常思考。
真正的系统、现实的系统,就是我们当前的系统,也就是理性本身。如果把整个工厂拆毁了,而架构它的理性仍然存在,那么靠着这个理性很容易就可以建造另一座工厂。如果革命能够摧毁一个政府,但是政府背后的理性仍然完整地保存着,那么很快又可以建立同样的政府。
9
如果他事先就知道结果,那么整件事就毫无科学可言。
那些电视上的所谓科学家如此悲哀地说:“这个实验失败了,我们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
一名没有受过训练的旁观者只看到修理人员所付出的劳力,就以为他最主要的工作在于劳力。事实上,这是他最轻松也是最小的一部分工作,他最重要的工作在于仔细观察和精确思考,这就是为什么技术人员在做实验的时候往往显得沉默寡言,甚至有些畏缩。
10
在科学的殿堂里有许多深宅大院...有各种人住在其中,而他们住在这的动机也是形形色色,五花八门。
有些人倾心于科学是因为有优越的智力,科学成了他们独有的活动...有一些人则完全是为了使用的目的,而将自己思考的产物献在祭坛上。
逃避平凡生活的芜杂和无可救药的厌倦;逃离自己欲望的束缚。
 “1883年8月15日,美国物理学家亨利·奥古斯特·罗兰(Henry Augustus Rowland1848-1901)(1899年至1901年任首任美国物理学会会长。)在美国科学促进会年会上发表了一则被誉为是美国科学的独立宣言的演讲:假如我们停止科学的进步而只留意科学的应用,我们很快就会退化成中国人那样,多少代人以来他们都没有什么进步,因为他们只满足于科学的应用,却从来没有追问过他们所做事情中的原理。这些原理就构成了纯科学。 ”[?](如果从教育的角度看,科学的教育变成分数的追逐,不加掩饰,堂而皇之,名正言顺...)(没有什么比整齐划一用一个声音说话更愚蠢的群体了)
如果斐徳洛研究科学为的是自己的野心,或是使用的目的,那么他就永远都不会把科学假设本身当成一个研究对象,去追问它的本质。然而他的确跨入了这个领域,却对答案不满意。
Parkinson's law 工作会自动增长,填满所有空闲时间。
爱因斯坦说过,“根据进化所显示的,在任何一刻,所有可以想见的存在,总有一个会证明它比其他的一切都要优越。”
我看到像约翰和思薇雅这样的人,在整个文明的理性结构下,活得盲目而疏离。
我们可以感受到,虽然我们在谈论其他的事情,山依然存在。我很高兴来到这里,但有一点哀伤。有的时候,到达目的地还不如在旅途中。
11
晚上我们和一辆蓝色的保时捷比赛,超过他们的时候我们吹口哨,被超过的时候也吹口哨...
斐徳洛原本追寻的真理是侧面的真理,而不是科学正面的真理。想要研究这些正面的真理,必须受过相当的训练,但如果是从侧面去了解真理,就要从你的眼角去观察。
宇宙间的一切事物竟然都能够用英语的二十六个字母来描述,真是不可思议。
坐在摩托车上,你会拥有最大限度的空间。
用科学方法来研究科学方法本身,就像抓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提起来,所得的结论都是无效的循环论证。(但是居住在地球上的人不离开地球也可以测量出地球的质量呢)
我回过头去最后看了一眼峡谷,就好像看海底一样。有些人一辈子都生活在山底下,从来不知道有这么高的地方存在。
某个角度来看,浪漫的人对于理性的诅咒,主要是因为理性以极高的效率把人类从原始的状态中提升起来,它是这样有力地主宰了文明世界,因而排除了其他一切,完全控制了人自己,这就是抱怨的来由。
如果我们认为自己所观察到的事物来自于某个本体,就像孩童认为地球是平的、平行的两条线永远不会交叉一样,不过是一种根基薄弱的常识。
康德说是休谟“把我从独断论的睡梦中唤醒”...康德称时间为一种直觉,当人心接收外界的讯息时,时间必然已存在于心中。
我通过直觉所了解到的摩托车,就像我存在银行里面的钱。如果我到银行要求看我的钱,他们一定会奇怪地看着我。因为我的钱并没有放在他们的抽屉里,没法拿出来给我看,我的钱其实只是电脑档案里面的一个数字,在一卷磁带的某一个被磁化的区域上...同样的,我的感官不能给我任何可以被称为“实体”的东西,我仍相信我可以从我的感官信息中心获取实体能提供给我的东西...
哥白尼认为地球绕着太阳公转。这种革命性的认识似乎没有改变任何自然现象,但是却改变了人类所有的观念。照康德的说法,就是客观的世界完全没有改变,但是我们主观的认知却彻底改变了。这是因为接受了“哥白尼的革命”,现代人才与中世纪的前辈有了明显的区别。
12
我不想被当成物体
由于人类知识的范围太过复杂,结果每一个人都变成了专家,专业分化越来越严重。
最好的学生往往都不及格。每一位好老师都知道这一点。
“彼即汝”,你认为你所是的与你认为你所感的是不可分割的。完全认识到它们是一个整体,就是开悟。
13
只是不断地上课、上课、上课,一直上到你心灵枯竭,创造力也消失了。而你成了一部机器,不断地对那些如潮水般涌来的天真学生重复同样枯燥乏味的教材。他们不了解为什么你变得这么乏味,因而对你失去了尊敬,还使你恶名昭彰。你不断上课、上课、上课的原因是,这是经营一所学校最经济的方法,会让外界误以为学生得到了真正的教育。
真正的大学本质上并不是物质的,也不是警察所能保护的一些建筑。
真正的大学并不听命于任何民意机关,也不是由任何建筑所构成的,只要它自己宣布这个地方不再是圣所,真正的大学就已经消失,所遗留下来的知识一些砖墙、藏书和种种物质结构罢了。
他们看到的是虚假的大学,而没看到真正的大学。
真正的理性教堂的宣道者在这时就应当表现出他们没有听到这些威胁,因为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把服务大众放在第一位,他们的首要目标是通过理性服务于真理。
如果你对事情有完全的信心,就不太可能产生狂热的态度。就拿太阳来说,没有人会为了它明天会升起而兴奋不已,因为这是必然的现象。
14
当我达成一个短期目标时,续之而来的会是空虚的感觉。
他一直在不断更新自己,所以我得重新认识他才行。
接着我又想起他们说克里斯长得真快,突然间考古挖坟墓的感觉又回来了,我听到他们在谈论克里斯住在这儿的情形,似乎他们从来不觉得克里斯离开过。我们仿佛完全活在不同的时空中。
测试机器也是对你的一种测试。没有别的测试。
说明书真正让人气愤的是,它们限定你只是用一种方法组合...
科技原本就假定只有一种正确的方法,然而情况完全不是这样。
@qiusir:刚工作的时候,是把教育当成科学对待,那时候认真记录学生的分数,从很多的细节考量。慢慢的,觉得作为教师,离不开一定的模糊和创意,教育更接近艺术。那现在再来考虑这个问题,不能无视过去,也自然就觉得教育是科学的艺术吧。
如果你一直向前看,或者只看到目前的状况,对你并没有任何意义。一旦你回顾以往,就会看到一种模式隐隐出现。如果你从这个模式出发,那么很可能就会迸发出一些东西。
理性的方法不可能解决理性自己所有的问题。
解决的方法不是抛弃或否定理性,而是拓展理性的内涵,使它能够找到解决的方法。
“这有点像抓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拎起来。就好像牛顿当年常识解答‘瞬时变化速率’的问题时所面临的困扰。在他那个时代里,无人能想象出物体如何在瞬时发生变化。虽然那时的人已经在数学上颇能处理与零有关的物理量,例如时间和空间中的点,大家都认为那是合理的,瞬时实际上和这个没有什么差别。所以,牛顿曾说:‘我们首先假定存在一个瞬时该变量,然后考察在各种应用场景中怎么确定它的值。’微积分即是根据这个假定所发展出来的数学原理,至今仍未工程师所广泛应用。牛顿据此发明了一种新的理性思考模式。他将理性扩展至物体极细微的变化上,而我认为我们也应该将理性扩展,以消除科技丛生的丑陋面。”
登陆月球并没有在思想的基础上产生变革,我们知道,现有的思考模式就足以解决这个问题,它只是哥伦布发布新大陆的一个分支。
我认为目前的理性就好像中世纪认为地球是平的一样,如果你走到尽头,和可能就会掉进深渊里变成疯子,而人们对这一点非常恐惧。
15
晶种
这就好像餐桌上的繁文缛节一样,不是从真正的礼貌和人性出发,而是为了满足自己想绅士和淑女一样表现的欲望。

pirsig

16
实体的山往往象征人们灵性成长的路。就好像我们身后山谷里的那些人,大部分盼着灵性的高峰,但是一生从来不曾攀上去过,只是听听别人的经验就已经很满足,而自己不愿意花费任何心血。另一些人则是靠着有经验的向导,他们知道最安全的路,因而能够顺利到达他们的目的地。但是还有另外一批人,不但没有经验,而且不太相信别人的经验,想要走自己的路。其中很少有人能成功,但是总有一些靠着自己的意志、运气,还有上天的恩典而做到了。那些成功的人要比别人明白,其实登山并没有唯一或固定的路线,有多少这样的人就有多少条路。
从她身上找不出一丝创意。她厚厚的镜片底下,无神的双眼好像做苦工的人一样。
一旦他们能够自己直接观察,就会明白有无穷的题材值得写,这是一种培养信心的训练。
斐徳洛经过实验得出结论,模仿是一种真正的罪恶。
学校教你去模仿,如果你不模仿,老师就给你很差的分数。而在大学里,你必须让老师觉得,虽然i实际是在模仿,但是表面上并没有模仿。
只有把学位和评分制度取消,你才能得到真正的教育...为了让学生有真正的参与感,他决定这个学期不给学生打任何分数。
“你当然不可能废除分数和学位制度,毕竟这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如果说大部分学生来学校受教育不是为了学位和分数,是在有点虚伪。当然,确实有些学生只是单纯为了受教育而来的学校,但是学生里机械化的教学方式很快就使他们放弃了自己的理想。
多年来胡萝卜和鞭子的教育方式,造成了他思考上的惰性。
然而如果你认为人类文明之车的前进是靠驴子拉的,那真是悲哀。
废除分数和学位的目的,并不是要去处罚驴子或抛弃它们,而是给这些驴子适当的环境,让它变成自由的人。
一旦转变成这种学习动机,就会产生强大的爆发力,在没有分数和学位的教育机构里,学生找到了自己。
越聪明越认真的学生越不需要分数,很可能是因为他们对学问的本身比较感兴趣。而越懒惰越蠢笨的学生则越需要分数,因为可以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否及格了。
评分制度会掩盖教学的失败。如果老师很差劲,很可能一整个学期都没有教学生任何东西,而是根据一些没有多大意义的测试编排出分数,然后让人以为有些人学得好,有些人学得不好。但是一旦取消了分数,学生会每天被迫思考到底学到了什么,老师教了什么,目标是什么,作业如何达到目标,等等。因此,取消分数之后,就产生了一个非常令人恐惧而又庞大的真空地带。
等待那颗缺失的思想的晶种,能够突然让一切都清晰呈现。
17
只为了未来的某个目标而生活是肤浅的,生命萃聚在山的四周,而不是山顶,我们脚下才是万物生长之地。当然,没有山顶,就不会有山的四周,是山顶界定了四周。
大部分只看电视,这真是很丢脸的事。他们可能认为耳朵听到的一点也不重要,但情形完全不是这样。(即便电视不是无声的,但广播的的确被弱化了,更不乐观的是更被一些旋律替代)
学生在受命探索真理时表现出的愤怒,是理性教堂朽坏的标志。他们在教室里追求真知不过是做做样子,实则依样画葫芦而已。他们才不愿承担追求真理的重任,反而会发出咒骂。
克伦威尔:“一个没有目标的人才能爬到最高。”
任何追求个人荣誉的目标,结局都非常悲惨。
18
“他用知识的刀子,小心地把良质切成一块块,用刀叉慢慢地送进嘴里,这让我恶心。他们舔的是早就被他们扼杀而且已经腐烂的东西。”(国学大家算是一帮秃鹫吗)
一旦你把良质抽离出来,你就得到了朴质。缺乏良质就是朴质的精髓。
如果你把登上山顶作为目标,你会辛苦得多,而这只是名义上的目标,真正的目标,是体验登山的每一分钟,同样是到达山顶,却要愉快得多。我们慢慢往上爬,不把怨怒背在身上。
19
有一条古老的逻辑原则,发言者的能力和他的言论的真假无关,所以无能只是一把沙子而已。天底下最笨的人可以说太阳正在照耀,但是这并不能使太阳熄灭。
@qiusir:刻苦是我的信仰,自主是我的尊严
哲学上的神秘主义认为真理是无法定义的,只能通过非理性的方式了解。这种思想从人类历史早期就一直伴随着我们。这就是禅的根基,但这并不属于学术研究的范围。
一旦你被训练得轻视自己的喜好,那么当然你就会对别人更加顺从---变成奴隶。一旦你学会不做自己喜欢的事,那么你就会为系统所接受。
为什么你所喜好的是不重要的?因为它来自非理性的情感。
如果主观被视为不重要的,那么整个科学体系也会随之瓦解。
“我想这里的树从来没有人砍伐过,一片森林如果几百年都没人碰过,大树就会遏止所有灌木的生长。
没有客观就无所谓主观。因为客观会让主观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所以良质就是同时意识到主客观两者时发生的事件。
20
如果我们不从二元化的角度去看事情,而是从良质、心和物三位一体的角度,那么摩托车维修的艺术以及其他的艺术都会产生前所未有的意义。
浪漫的良质总是与瞬时的印象相结合,而古典的良质总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考量。
我们给良质的名字、形状和形式只有部分基于良质自身,另一部分则基于我们由经验中得出的印象。
一个学生对良质的选择定义了他是谁。人们对于良质的不同的看法,并不是因为良质本身有差异,而是每一个人的经验背景不同。
如果我们想用我们所创造的世界去涵盖我们创造的源头,这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为什么良质无法被定义,如果我们去定义,我们所定义的也无法涵盖良质整体。
道(良质)可道(定义)非常道(绝对的良质)(汤川秀树也喜欢老子的这段话,并翻译成英文和物理同行分享)
21
良质和佛陀在古英语中的字根其实是同一个good god(goooooood)
22
多年以来,科学真理已经不容许怀疑的存在:科学的逻辑是不会错误的,如果科学家有时出错了,一定是因为他们弄错了规则。
如果有一个威力足够的望远镜,看得足够远的话,我们所看到的会是自己的后脑勺。
一个几何学不可能比另一个更正确,它只可能是更方便。几何学与对错无关,而与先进与否有关。
什么事实是你将要去观察的?它们是无穷的。与一只猴子坐在打字前胡乱敲打以产生祈祷诗篇的机会相比,未经选择便对事实进行观察以产生科学的机会,不会更多。(某只猴子没准会敲打出莎士比亚全集,当然如果这只猴子和所在的宇宙足够长命...)
一个事实越普遍,越是值得珍惜。那些能够多次使用的比难再次出现的更好。
分属不同有机体的细胞和分子要比那喜色有机体本身更为相像。
一个超越所有疑问的规则被建立后,跟它相符的事实便变得鼓噪乏味,因为它们不能再教给我们任何新东西了,于是例外就变得很重要。我们寻找的不是相同而是歧异处,我们要选择最引人注意的歧异,因为它们最震撼人心,而且也最具指导意义。
在你“观察”它们之前,你要选择的事实是“任何你喜欢的东西”,只存在于一个二元的、主观-客观的形而上学的系统中。当良质作为第三个形而上学的实体进入这幅图像之中,事实的预先选择便不再是任意的。事实的预先选择并非基于主观的、反复无常的“任何你喜欢的东西”,而是基于良质,即现实自身。
23
24
如果一个人在工作的时候,能够看到良质,而且感觉到它的存在,那么他就是一个关心工作的人。
良质就是佛陀。良质就是科学的现实。良质就是艺术的目标。
我们被清晨的阳光包裹着。摩托车在寒冷的空气里、在山林里低吼。
就像庞加莱所说,一辆摩托车有无数可以观察的事实,然而你应该观察的不会突然自己跳出来介绍自己。所以,我们真正需要观察的事实不仅是被动的,而且根本模糊不清。
正如庞加莱指出的,对于所观察的事实,必须经过一种潜意识的选择。
真正的知识火车并不是静止的状态,因此也不能叫停和分解。
过去不能回忆过去,未来不能激发未来,所以此时此地的经验就是最重要的一切了。
(人是动态的,教育的过程也不能是静态的)
@qiusir:国庆的假期,理科部的老师自行串休,高中部的连续补课,校长下班前亲自查岗,当然领导们轮休。想来关于管理,国民从小到大被教育成的容忍和对自己教师工作责任的枷锁的双重作用,似乎再不合理的规定也不难执行。其实屈辱的不是这一代人,加班上课的学生是加班上课老师的接班人,而很多人的学习的动力,是看到这里有机会成为跳出来成为欺压其他人的人呵呵呵。
在水泥龟裂的地方长出野草和野花,原先笔直而且方正的线条变得杂乱,原先整片油漆好的墙壁,也出现点点斑驳。大自然似乎自有一套非欧几里得的几何学,它把建筑商的客观线条软化成随兴所至的曲线,更值得建筑师去研究。
25
实际上科技这个词的词根techne本来的意思就是艺术。在古希腊人心中,从未把艺术和制造分开过,所以二者本就是同一个词。
大批量生产的塑料制品与合成制品本身并不坏,他们只是引起了不好的联想。如果一个人终生都被关在监狱的石室中,他可能会认为石头天生就是丑陋的,虽然石头也是雕塑的主要材料。
真正的丑陋在于发明科技的人与他们所制造的产品之间的关系,同样的状况也出现在使用科技的人和产品的关系上。
@qiusir:三波学生来办公室为我唱生日快乐歌~~~
@qiusir:这几年读书的耐力有所长进,这近五百页的哲学书也是品读了下来。而至于记录笔记的过程等,并不是谁教的,甚至不是向谁学的,而是这种生活的节奏和自己所熟知的技术的环境条件下逐渐形成的。
有的时候,我认为这种内心的平静和钓鱼有些类似,这就是为什么钓鱼会受大众欢迎。你只要坐在那儿,让线垂在水里,一动也不动,不必刻意去想什么,或是担心什么。如此一来,就可以消除内心的紧张情绪和挫折感,是它们使你无法顺利地解决问题,造成你行动上和思想上的障碍。
内心的平静会产生正确的价值观,正确的价值观会产生正确的思想,正确的思想就会产生正确的行动,而采取了正确的行动的工作,便可使别人从中看到做事人内心的平静。
有的人会谈论如何改变人类的命运,我却只想讨论如何维修一部摩托车,我认为我必须说的这些具有更长远的价值。
西沉的太阳射出最后的霞光,带给我们阵阵的伤感。我不不知道克里斯是否也有同样的感受。这是一种无法解释的伤怀,又一天消逝了,展现在眼前的只是逐渐沉重的暮色。
26
摩托车的影子覆在我身上,好像沉默的守卫等了一整晚,已准备好出发上路。
进取心gumption
一个具有进取心的人,不会闲散得无事可做,在一旁忧心忡忡。相反,他总是站在自我意识的火车头上,观察着铁轨,一旦发现有什么出现,便立刻迎上前去。这就四进取心。
一个人如果能够保持长久的安静,看见、听见、感受到真正的宇宙,而不是一些八股的思想,他必然会充满进取心。
钓鱼回来的人通常充满了热忱,有力量去面对几个礼拜前他已经厌恶至极的事物。因此,事实上他并没有浪费时间,只是我们以世俗的眼光认为他是如此。
进取学101
带着进取心从实干中学习虽然辛苦,但是你对它的方方面面建立了良好的感觉,这是专家不可能拥有的。
如果你的价值观是僵化的,你就无法接受任何新的事实。
但由于观察者的价值的松动,以及这些事实潜在的良质,或快或慢,它们的价值要么越来越高,要么越来越低,这些事实也渐渐消亡。
而我的答案是,如果你已经知道结果,你就不是在钓鱼,而是在抓鱼。

南部印第安人抓猴子的故事。抓猴子的方法之所以有效,就是利用价值僵化。首先猎人把挖空的椰子用绳子绑在一根木头上。椰子里面放了一些米,通过一个小洞就能摸到。由于洞很小,猴子只能把手伸进去。而当手中握了米,就很难拽出来。所以要抓猴子,就是靠它僵化的价值。它不会衡量自由很拥有白米孰轻孰重。

避免价值的僵化,不要再认为白米比自由更重要。
我总感觉,我想在克里斯身上找出来的问题,其实一直在抖动鱼线,但由于我的某种价值僵化,就无法看清。有时候似乎像两条平行线,没有交集,有时候又会相撞。
如果你自视甚高,那么你观察新事物的能力就会下降。你的自我会让你远离良质现实。
专注但又警戒。但不会以自我为中心。从事机械维修,是没办法假装干得很好的,除非是去蒙蔽那些完全不懂行的人。
因为如果你刻意地假设自己表现得不够好,那么一旦事实证明如此,你的进取心反而会提升。你会继续这样做,一直到事实证明你的假设是错误的。
你追求的是内心的平静,而不是仅仅把机器修好而已。
而我自己医治枯燥的最好的方法就是睡觉。
@qiusir:我理解的光盘行动不是食堂里提倡的粮食节约,因为有价格杠杆来调控。我觉得更必要采取光盘行的是教科书附赠的光盘应该取消。至少我和我接触的大多数人是不用这个的,这才是浪费,而靠垄断的这些是没办法通过价格调控。记得很很多年前苹果的笔记本已经不配备光驱,我家里的台式机也是没有光驱的。一方面推广5G,另一方面还有僵化的价值在作祟。
摒除烦躁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设定工作时间。
他们聊天的节奏吸引了我,就是那种哪儿也不急着去,只是在消磨时间的调调。
他说灌溉的水来自“中国人的水沟”。他说,“你不可能叫白人去挖这样的水沟。”
无不是表示一无所有,无只是说没有等级,不是一,不是零,不是是,也不是非。
把给出无的实验视为无用是不公允的,无是一个重要的回答。它告诉科学家,他的提问容不下大自然的回答。他必须扩大他的提问所预设的答案空间。
无对科学的推动,比是或否要有力得多。是与否只是肯定或是否定某一种假设,而无告诉你,答案超越了你的假设,所以它能够刺激科学前进。
你真正在维修的车子,其实是你自己。外面的那部及其和里面的这个人并不是互补性干的,它们会一同亲近良质或者远离良质。
他们看山去像是一支送葬的行列。
他们高速驶向城里,有特定的目的,所以就此时此地而言,他们只是短暂地路过,他们脑海中想的是要去什么地方,而不是自己目前身处何处。

熙来攘往的人擦肩而过,连正眼也不瞧对方一下。服务虽然好,可是并不亲切。

pirsig

27
28
@qiusir:想来从动态的几何到动态的物理图景,我认识到人的动态,而这本书告诉我的另一个动态是人的价值观的动态,任何僵化的东西都是不可取的,即便是骨骼也是变化的。
良质不但处于所有学科之外,而且根本处于整个理性教堂的研究方法所能把握的范畴之外。
@qiusir:国庆假期加班不堵车,停车很随意。生活比假期更有节奏,读书的效率更好。就当这个假期的加班是为了这本书吧。如果不加班,我应该不能这么快和有效率读完这本书。
Procustean bed普罗克拉斯提斯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强盗,他拦截路人,强迫他们上他特设的两张床之一,一张长床,一张短床。身长着上短床,并将其长出的部分砍去;身矮者上长床,并强拉其身至与床同长。(当下的教育和普罗克拉斯提斯之床有很大的相似吧,而这个强盗当今成了一种职业,教师)
一个被逮到却毫无负罪感的罪犯
我们必须一直走下去,一直找出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或者找出为什么我们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这位主席只给复制他思想的学生颁发毕业证...
如果芝加哥大学看重言辞优雅胜过其中的理性思考,那么它就丧失了建校的原始目的。
理性logos是逻辑一词logic的词根,是指我们对世界理性认识的总和,而神话则是指文明早期及史前人类的世界观。
我们今日的知识和这些传说的关系,就像大树和它原先还是小灌木时候的关系一样。我们只要研究简单的灌木结构,就能获得对大树的了解。
@qiusir:真正自大的通常不是个体,而是那个自卑的民族产下的那个组织。
神话就建立在比拟之上,比拟又建立在其他的比拟之上,层层叠叠,塞满了意识列车的车厢。神话就是一整车的人类集体意识,通过它,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才有可能。而良质则是引导这辆列车的铁轨,在这辆列车之外是疯狂的领域。
29
你对他们来说便只不过像一个物体,而不是他们想要寻找的对象,因为你不是电视上的人物。
正是古希腊神话曾经深深影响我们的文化,造成今日科技的趋势---做虽然合理但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事。
良质被迫屈居于理性之下。

斐徳洛没有从字里行间独处一丝疑虑,一丝保留,只有那种一辈子坐在书斋里的学院派才有的自以为是。
从他(亚里士多德)的文章里嗅不出他对自己有任何怀疑,反倒看见他极为满意,不断叙述这些名词,做各种分类。他的世界以命名和分类开始,又以命名和分类结束。如果不是亚里士多德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已死去,斐徳洛很可能会痛快地把他给宰了。因为他发现亚里士多德树立了一个很坏的榜样,在历史上数以百万计的无知而自满的老师,他们运用这种愚笨的分析模式,这种盲目而机械的命名,无情地把学生的创造力给抹杀了

攻击他的荒谬和可笑好像在桶中射鱼,轻而易举,无法让人满足。
柏拉图和苏格拉底认为智者是一种堕落。真理、知识,是不因任何人的意见而改变的。这正是苏格拉底为之而死的信念,是世界历史上首次出现,并仅被希腊人拥有的信念。柏拉图毫不留情地对智者大家挞伐...因为他们威胁到了人类刚开始的对真理的追逐。
“并不是我们所认为的责任感---对别人的责任感,而是对自己的责任感。他们努力追求的目标被我们翻译成美德virtue,然而希腊原文却是卓越qrete...”
我们翻译成美德的这个词的希腊原文是指“卓越”!
“卓越”暗示着对生活的完整或唯一性的尊重,因而不喜欢专门化。它还暗示着对所谓的效率的轻视---它具有更高等级的效率,这种效率并不存在于生命的某一种才能中,而是存在于生命本身。
梭罗“只有失去的时候我们才有所获得。”
我们最苛责别人的地方,往往就是我们自己最深的恐惧。
一匹会排泄、会随意走动、会倒地死亡的马,并不影响“马”,因为“马”是不朽的理念,会和古老的神明一起永存。
形式和种种的繁文缛节---最优秀的学生所憎恶的,然而却被最差的学生所喜爱。
30
斐徳洛在希腊文的意思是狼(这点作者弄错了,但运气不错...)
自己这么做就是签署了自己的死亡宣言,但是他也知道,如果把手放下就是签署了另外一种死亡宣言。
理性教堂就像所有有组织的机构一样,并非建立在个人的优点而是建立在个人的弱点之上。理性教堂要求的并非能力,而是无能。一个无能的人才容易受教。而一个真正有能力的人总会带给别人危险感。
就拿那间公寓中石膏制的假壁炉来说,他被用来容纳那从来不曾存在过的火焰。(cargo cult,那南太平洋小岛上原住民不是探求真相,而是神话的崇拜祈求赐予的实际需求)
31
我是靠取悦别人过活,这样才能脱身。你揣测别人希望听到你说什么,然后假装主动又自然地说出来,这样才能脱身。一定要让别人信服才行。我如果不能背弃他,恐怕到现在还在医院里。他却始终忠于自己的信念,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区别,克里斯知道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有时候我觉他是活生生的人,而我才是鬼魂。
大海寒冷而湛蓝,让我有种奇怪的绝望感。住在海边的人永远不会了解对于住在内陆的人的意义---它代表了如此遥远而庞大的梦想,虽然就在眼前,但是在最深的潜意识里,你却看不见它。当他们到达海洋的时候,将意识与潜意识的梦境进行比较,就会感到挫败。他们走了这么远的路,却到达了一个永远无法探知深度的神秘之处。它是一切的源头。
于是我在邻桌的谈话声和刀叉声中吃着午餐,看见窗外有一个人骑自行车经过。我觉得好像到了世界的尽头。
他不能忍受我这种温和的态度,因为他知道这些温和都是假象。
32
路旁的灌木丛叶子好像涂了蜡。
阳光把树枝的影子投射到地面,形成奇怪而美丽的图案。它们倏倏地在我眼前忽明忽暗地闪过。(那图案对应的枝叶的奥秘并不值得探寻,但这立体投影的知识和逻辑方法却会有很大的推广)
当然,试炼永远不会了结。人只要活着就会发生不愉快的事和不幸的事。但是我现在有一种以前没有过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只是停留在表面,而是深入内里:我们赢了。情况正在慢慢好起来。我们几乎可以这样期待。
@qiusir:记得开学之初,求师得第12期的一份数位作业曾让旁观的我眼泛泪花,就如石岗上的一小堆留有余烬的劈柴,忽遇一股微风,即便是在秋冬之交,那也是火的希望。而绝望催生的敏感和脆弱,是来自那份饱受考验的小小的理想。想来,很容易被感动是心存被虐待的美好,至于那无可救药的执拗,何尝不是为了守住那火种,以燃烬自我呢。生活,再酷一点,风,再紧一些...高三三楼的走廊里安静得像是真的假期,本命年的生日里又感冒了哈。

附内册
这段横跨美国大陆的史诗之旅,事实上发生在1968年...
波西格很早就表现出化学方面的天赋,却因不能从中发现任何真实的终极意义而止步。
1960年患上严重的抑郁症,被送住伊利诺伊州精神病院...1963年接受电休克疗法。
1967年开始写作一篇关于摩托车维修的轻松随笔...1968年波西格给122家出版商写信,宣称自己想就精神与技术在生活中彼此割裂的问题写一本书。
波西格花费四年的时间完成此书。1974年出版。然而在该书出版之前,克里斯在洛杉矶惨遭杀害。波西格则经历了离婚再婚》...
@qiusir:当体育也纳入考试范围,中学就测地沦落为考试机构,当然,在物理上大谈墨子之类的时候,对物理也变成政治课不应该感到奇怪。
这本书是有机地生长出来的,没有预先构划的方向,完全是追求完美的各种念头不断涌现的结果。
“我有时认为这部作品堪称经典,不能用商业价值来衡量。”
“《生长的河》,就像一个聒噪的解释把一个笑话搞得了无趣味,结果使整本书听起来像一篇优秀的毕业论文。”
如果需要的话,就算整个世界是一场大宴会,我也愿意和你并肩战斗,不改初衷。
古希腊人对时间的观念,在他们看来,未来在他们的背后,而过去则在眼前经行渐远。
所谓自由纯粹是一个消极的目标,是一个很糟糕的词。(追求卓越)
我像古希腊人一样注视着眼前这正在远去的十年,一团浓雾的阴霾将它笼罩:克里斯死了。
我活了下来,不为什么,只是一个惯性。
被柏拉图比作狼的人物并不是斐徳洛,而是吕西亚。Phaedrus真正的意思是“极其聪慧的”或“光芒四射的”。我真走运,这个词完全可能意味着某些更糟糕的东西。
《螺丝在拧紧》讲述了一位女教师在一栋鬼魂出没的房子里竭力保护她的两个学生,但最终她失败了...
杀死孩子的不是鬼魂,而是女教师相信房子里的鬼魂后的疯狂。

zen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新的思想了。”除了一些精心设计过的台词,他从不袒露心扉,为的是让你喜欢他。